突破、心之壁 𝄂 我的《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精神記錄

突破、心之壁 𝄂 我的《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精神記錄

久等了。

庵野秀明總監督,《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終於在西曆 2021 年 8 月 13 日於 Amazon Prime Video 全球串流播放。至今我也看了兩次,之後再翻看片段觀看細節(這次串流播放最大優點!)。如之前所說,比起「看懂 EVA」,個人更偏向著重「看懂 EVA 和庵野秀明想說甚麼」,所以這裡不會出現甚麼「深度分析」、「十件 EVA 你所不知道的事」之類的東西,而是集中分享個人留意到、在意的有趣事物,與及觀看後的點點感想。


輪迴

早在 2014 年,庵野秀明主理的「見本市動畫計劃」(日本アニメ(ーター)見本市)第 7 話《Until You come to me.》,動畫內主要是緊接新劇場版〈Q〉,引發近第三次衝擊後的世界,現在看就像是終章前段的預告影片。而其中一格的電車路軌,其中條是主要路線,而另外有分開兩條車路,一共三條路線。

《Until You come to me.》短片

往後〈終〉開始宣傳並確認了主標題「Thrice Upon a Time」,製作組也公佈了一張新海報,也是有一條電車路軌並有兩個分支轉車軌,同時形成了三條路線,而真嗣則像站在遠遠的起點。

  • 1995 年,原 TV 版
  • 1997 年,Death & Rebirth > The End of Evangelion
  • 2007 – 2021 年,新劇場版〈序〉>〈破〉>〈Q〉>〈終〉
第 3 村這條旋轉車軌也令我想起那選擇性方向表現,也可能是庵野選擇「天竜二俣駅」這景點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另外,與之前的「YOU CAN (NOT) XXX」標題系列不同,這與 1980 年 James P. Hogan 的《THRICE UPON A TIME》科幻小說同名,庵野之前「EVA」系列或其他作品篇章標題也曾使用其他作品的名稱,而內容也是與它們有一定關係。

“THRICE UPON A TIME”, James P. Hogan, 1980

《THRICE UPON A TIME》(我沒看過原作只靠網上搜尋及 wiki 速食,再加自己理解寫出來,如有正確的物理學說或故事內容請補充)故事內容是關於一位諾貝爾物理學得獎者 Charles,當時學術界普遍主張核衰變時,核子變成三粒 quarks 夸克粒子瞬間,理論上首兩粒同時立刻出現,而第三粒在極短時間差後出現,而 Charles 則主張的與主流不同,是三粒 quarks夸克粒子同時出現,但有兩粒則是穿越時間回到過去,形成了所謂第三粒出現的時間差:

A. 兩粒前一粒後出現

B. 三粒同時出現,但有兩粒回到了過去極短的一瞬間


(唔係鬼上身都唔會講到咁多連自己都唔明嘅野)

這是一個相對的現象,呈現結果可能一樣,但成因不同。Charles 因此繼續研究,最後竟能製作了一部機器,可以發送穿越時間的訊息。有次 Charles 的孫兒 Murdoch 與朋友 Francis 探訪他,正當他們走進他的工作室時,那機器正在打印一張字條,這時 Charles 先把字條收起,再邀請他們在機器上隨意輸入六個字母的訊息,傳送出去後 Charles 才拿出剛才收起的字條,竟與他們剛才輸入的一模一樣!

即是未來的他們傳送了訊息給過去的他們?

之後有一次,那機器打印了一個訊息,告訴實驗者有一個玻璃瓶打破了。的而且確,其中一位真的意外打破了一個玻璃瓶,但在時間的分岐點上那「沒打破的玻璃瓶」還存在嗎?他們得出一個答案是那所謂的分岐點,在出現「打破玻璃瓶」一刻就像錄影帶那樣把那個時空重寫(overwrite)了,時間線最終也其實只有一條。故事往後發生了不同的事情,出現了兩次的改寫與三次不同結果,所以名為「THRICE UPON A TIME」。



Situation A

看了這麼多不相關的事(?),我個人以此推斷,庵野會以此書名為副題,可能是就是說明兩點:

  1. 出現了兩次改寫,三次不同結果
  2. 修正後舊那條分岐線,會被新發生的事物 overwrite,不再存在

就第一點來說,自然聯想到是:

原 TV 版

> 修正 > 

Death & Rebirth > The End of Evangelion 結局(重寫 25/26 話)

> 修正 > 

新劇場版 序 > 破 > Q > 終

> 結局 𝄂

而關於第二點,那還有值得思考的空間,我也未有實在的答案⋯⋯

如以小說《THRICE UPON A TIME》為引子,那傳出去改變舊 EVA 世界的「訊息」,可以就是渚薰本身。

那負責傳送「訊息」的人,是 SEELE?

渚薰,使徒,最後的使者,在〈終〉最後他訴說,要令自己消失,就只有發生令全宇宙消失的 Vacuum Decay。所以他一直也在無限輪迴中,每一次也希望可以令真嗣得到幸福。

「這次一定要讓你得到幸福。」

以此推論,渚薰本身就是記載著時間流逝的事物。他就像是一輛不會停駛的電車,地上的路軌已一早為他預備好了,讓他走到分岐點又轉回去,重新來過後,或又到達另一分岐點,又要再次轉回去。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如他每次回去也會令舊世界的事物「重設」,全世界也只有他仍有舊世界的記憶,盛載著時間流逝的一切過程。  

TV 版
新劇場版

但〈終〉真嗣在負宇宙與渚薰重聚時,他卻說「我們已經見過了」,即是真嗣也有舊世界記憶?更甚是,他也是另一位會輪迴的人?如是這樣那 overwite 的情況也說不通⋯⋯或是基於是他是偉大的碇真嗣所以有特權~?

新劇場版〈序〉開首原畫使用了原 TV 版的原畫線稿再更新,內容大部份是基本是一樣,最主要的變化是機械設定。不過其實初時已有一個細微位置有所不同,就是原本初登場的第三使徒 Sachiel,改成稱為第四使徒,魷魚和水晶就的順位就順延後一個,而之後〈破〉開首才補回全新的第三使徒,帶出真希波登場。

雖然〈序〉中大部份也是和TV 版內容一樣,但有一件事個人認為是分岐點的開始,那就是屋島作戰中,初號機第一擊發砲落空後,己方陣地受到使徒砲擊影響而亂作一團,駕駛艙內真嗣未有回應美里,只能雙手緊抱自己身體,發出受驚過度的呼吸聲⋯⋯碇司令立刻下令要切換綾波作為主砲擊手。這時美里卻挺身阻止,希望他能給予真嗣多一次機會。

〈序〉「屋島作戰」的熱血真嗣!

相信駕駛員,相信自己的兒子。

這時畫面看到真嗣慢慢推動操控杆,並配上了其他人拜托他努力作戰的心音,初號機爬起來再次拿起陽電子炮,預備下一次攻擊。

這是新劇場版裡真嗣與之前 TV 版最明顯的變化,也可能是引領渚薰這次終於可以打破生死輪迴的起點。


Situation B

另一情況,所謂「輪迴」並不是渚薰回到過去,也沒有發生舊世界被洗去的情況,而是發生了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後,全世界及人類重新 reset,經歷了多年全體也在輪迴轉世之中?這就可成立真嗣對渚薰的記憶。不過這想起來更匪而所思⋯⋯整個世界究竟要經歷多少年,真嗣與渚薰才會完成有一次輪迴重遇一次。

初次見面,真嗣君。(浪漫到死)

而關於這點,在影片中暫時是有兩個小地方提供了有一點點提示。

其一,真嗣等人剛到第 3 村,鈴木為他們簡單介紹村莊時,其中一個空鏡拍攝著電車軌和貓貓一起,留意車軌左邊寫有建造年份:

12001 年 1 月

其二,中後段其中有一塊位於 AAA Wunder 內的記錄牌特寫,除了看到被改成「AAA Wunder」和「WILLE」外,本來用芬蘭語寫著的建造日期得到保留:

11805 年 6 月 21 日

我相信是製作組刻意不強調作品內的年份的(但又要提),在第 3 村這麼多人聚集也沒有在牆上寫下年份,最多只有日子和月份,墳墓的木牌也只有名字而沒有年份,劍介的手提攝錄機拍攝畫面也沒有日期,最明顯就是 Wunder 那塊牌了,我也是看到這個提示才再找找有沒有其他的⋯⋯另外在〈序〉中也刪減了學校老師講解第二次衝擊的課堂(TV 版),那可能也是刻意隱藏年份的手段?

相田劍介掃墓,沒有年份
出發前劍介手提攝錄機拍攝主觀鏡頭,有時間沒日子
相片有地點和拍攝者,也沒有日子!

還有另一有趣地方是我一直留意到,〈序〉一開始發表時看到 NERV 的 logo 是很早就更新了的,我因為很喜歡原來的 logo 所以很在意,加上其他 EVA 呀使徒呀之類也有更新,心想應是因為要出新商品所以要有此更新吧⋯⋯之後看到 SEELE 呀之類也有新版本。後來在觀看電影時,看到的確有使用到新 logo,但有趣的是有部份物件是使用了原本舊 logo 的,那時我在想他們是不是忘了更新或做錯了⋯⋯但往後卻不時出現。如果現在是一個順時推進的情況那又有可能說得通,印有舊 logo 的物件,那些可能就是舊世界直接留下來的。

新 logo,多了一個倒轉了的果實,擺位也有所不同
在〈Q〉中也看到舊 logo 在破爛的牆上
TV 版的 SEELE
新劇場版的 SEELE
新劇場版的 SEELE
後來的 NERV 和 WILLE

但這樣問題又來了,就算假設第 3 村那車軌建設年份就是最後的年份(12001 年),那從原本的 2015 年到現在,中間如是經歷兩次輪迴,那即是每次重生要約五千年的時間,果真是人類五千年歷史!另一情況是有更多次輪迴也可以(因為渚薰的棺木數量),那每次之間的時期就短一點。

這樣推論好像是第二個情況較可信(因有實際年份)?但我幻想不到如何可以從衝擊後再次發展到進行中的時間,或是那些舊物件如何保留這麼多年。另外加上時間如是順流,那衝擊次數應也要累積統計?

所以這最後我是不能得出答案的⋯⋯


主視覺海報標題

記得曾和別人爭論過,新劇場版的標題設置問題,中間的「:」究竟是獨立看待,還是與編章名一起,即是例如「:序」、「:破」、「:Q」,這問題本來不太重要的,直至到〈終〉標題出現⋯⋯

首先要知道新劇場版第一至三集是用「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片假名作文字標題,而最後這集的片假名「エヴァンゲリオン」是用回電視版的名稱,不同的就是「エ」和「オ」。

可看到新劇場版的標題字是左右收窄了的
而〈終〉的字數雖然很多,但就變回正常比例。另外「新」字拿走了,「Shin」放在最前面
想起舊劇場版的排法
比較圖,可看到〈序〉、〈破〉、〈Q〉的「:」是左右壓縮了,而〈終〉的沒有壓縮,加上上下高度比例也不同

此外再加上標題最後的音樂符號「:𝄂」,repeat sign,其用處為(wiki):

Enclose a passage that is to be played more than once. If there is no left repeat sign, the right repeat sign sends the performer back to the start of the piece or the nearest double bar.

所以問題就是,那「:」是有沒有跟隨「𝄂」的呢?因為如果只是「𝄂」的話,那在音樂符號就是代表完結。回到剛才的討論,那即是無論「:」有沒有跟隨「𝄂」,兩個解釋方法也通行,想完之後更覺這最終章名稱設計之鬼異用心!

最後在 6 月宇多田光與庵野秀明的對談中,宇多田光談到創作主題曲和片尾曲時,與庵野秀明確認了那個是 repeat sign,我看到時心裡舒了一口氣⋯⋯!https://www.youtube.com/embed/x6pzwiIDuHI?feature=oembed


最後各人的結果

承繼 EVA 一貫優良傳統(?),故事發展與角色去向沒有直白地說明清楚⋯⋯個人覺得這次最後的結尾的感覺,令我想起 Christopher Nolan《Inception》結尾,他們有否走出負宇宙?有否回到現實世界?

有時候真想直接對庵野說一句:「我不想再猜了⋯⋯請問可以當我是個白痴,清清楚楚解釋一次給我聽嗎?」(笑)

在尾段故事,存在於負宇宙的主要人物包括:

  • 碇真嗣
  • 碇源堂
  • 綾波麗
  • 式波.明日香.蘭格雷
  • 真希波.真理.伊拉絲多莉亞斯
  • 渚薰

而在負宇宙空間,個人認為另一要點是要留意各人「走出去」的呈現方式。

第一位是碇源堂

他和兒子真情格鬥與剖白後,重要信物 Walkman 終於停下來,不再重複又重複播放,他身子低垂走出電車,電車門由左至右慢慢關上,電車向左開出。

第二位是明日香

解釋了她部份過去的故事後,她和真嗣彷彿回到《The end of Evangelion》結尾的沙灘上,躺在沙地上的她身穿的也是當時的戰鬥服,而最具體的分別是繪畫的方式有所不同,特別是雙眼和嘴唇,加上爆衣,一來相信主要是為出 figure 及插畫產品,二來也可代表她長大了。

新劇場版〈終〉
舊劇場版,這樣比較新版自然和平了很多,庵野現在戾氣沒那麼重 XDD

真嗣回應了她之前的告白,說自己曾經也喜歡過她。她這時有點不好意思和害羞的別過頭。大家可以回想起,在 TV 版的明日香經常也流露出真性情,自信心十足,經常與真嗣吵架,一被他看見裸體就一腳飛踢過去。而在新劇場版中,先有名字改變,但性格依舊自信潑辣。不過到近第三次衝擊後,她就像變了另一個人,就算被真嗣看到裸體也無動於衷⋯⋯而事實上最後的複製人故事也解答了一點點。

值得一提是,真嗣送別眾人的畫面中,只有明日香中有第三者在場(真希波)

明日香這時突然醒來,樣子與衣著也變回第 3 村時的她,緊接初號機從 13 號機背面拉下手把,插入栓快速彈射飛出。

留意駕駛座後方有 13 號字樣

第三位是渚薰

他在〈Q〉未段與真嗣於 13 號機內已被爆頭(哭),所以在〈終〉內他只於負宇宙內登場(及一個回憶鏡頭)。但其中有一段有趣的是,在 13 號機啟動時,設定上因為要 double entry plug 及駕駛員才可啟動,但那時畫面上呈現出明日香的原型外,那另一人是誰?而其中有一格則有答案,在明日香下方,兩腿之間其實有於空中漂浮雙手插袋的渚薰,推測是因為他於 13 號機內,在真嗣面前被 DSS 爆頭,但靈魂還留在 13 號機內。(但明日後原型為何又會在內?是不是與舊劇場版有關?)

但奇怪的地方又來了,渚薰不是要輪迴的嗎?為何這次死了會有所不同?個人認為是因為他們這次已開始突破了輪迴。

輪迴方面,於〈序〉片尾渚薰現身,棺木有四個木蓋是已打開的,而渚薰正從第五個棺木爬出來。

但這是庵野為大家故意製造的掩眼法。

畫面剪輯上這是「第五個」打開的棺材,但在〈終〉末段才開估,其實渚薰右手邊已有無數個棺材已被打開,而另一邊則是全未打開的,以此觀察,他已經輪迴重複了很多很多次。

最後與加持傾談時悟出,本來以為自己是因為希望令真嗣得到幸福所以才會這樣做,但事實上是他為了令自己開心而令真嗣開心。這令我想起不久前播放 NHK 庵野秀明的特輯,還有早前與宇多田光的對談,口中經常也說他製作 EVA 等作品是為了令觀眾看得高興,希望他們從中得到想要的東西,所以無論在故事與畫面製作等等也會以他們的出發點思考,自己想做的可能放至第三或第四位。想到這裡再代入薰的角色,最後他其實會不會是借薰說出,其實觀眾看得開心,他也會感到幸福。

最後他與加持開心傾談退休後的日常時,慢慢從鏡頭方向走遠,這時真嗣站在鏡頭前,攝影棚的鐵閘突然從上而下關上。

第四位是綾波麗

藍色長髮的她,身穿 00 編號的白色傳統戰鬥服,手中卻抱住寫有鈴原女兒名子的布偶。鏡頭拉遠後看到攝影棚全貌,四邊牆上有 TV 版和新劇場版的初號機與零號機各型號,還有 AAA Wunder 和各種「電影道具」不同比例的模型。這原是參照庵野他們為了得到更有趣的取鏡角度時,特意邀請了數位演員做 motion capture 的攝影棚,連攝影機上的 PS4 手制也忠實呈現~之後真嗣與麗兩人站在投影機前,牆上快速播放著由 TV 版、EOE 各話的標題字與畫面,之後就到新劇場版四集的標題字。

真實的攝影棚
100% 忠實還原
初號機與零號機的「戲服」,有 TV 版的也有新劇場版的

我會理解她是代表由 TV 版到新劇場版,一直以來飾演各個「綾波麗」—— 這個角色的「演員」。綾波本身是複製出來,故事中雖樣子一樣(除了小時候的她),但其實已經歷了很多次替換(如加上了剛才的輪迴就更多),二來是穿著 00 編號白色戰鬥服的綾波,不太可能會抱著鈴原的女兒?所以我會將她理解為一個「演員」。真嗣在牆邊對她說:「我會重寫這個世界,一個沒有 EVA 的世界。」

那我就在想,如果沒有了 EVA,以上角色有誰是首先不會存在?我會想到的就是綾波與渚薰兩人,因為他們本身會出現,就如有「上帝」帶著一定目的製造他們出來。

「存在先於本質」—— 沙特

當他們本來被創造出來的目的已經消失了,走出攝影棚,正正就像是他們已完成了他們所有的拍攝工作,可以收工了。

自由了。

脫離 EVA 的詛咒與命運(庵野)的枷鎖,尋找下一個屬於你們的棲身之所,尋找屬於你自己的生存意義。

關閘。

最後是真嗣真希波

真嗣成功消除了所有的 EVA,在一個藍色海水、四處無人的海灘上,穿著了校服的他獨自坐在沙灘,頸上仍有 DSS 頸圈。之後畫面漸漸變化,先是沙灘變了原畫稿,之後天空、甚至真嗣也變成了原畫稿,最後變成了單格靜止不動,旁邊也有工作人員寫下的設定文字。

突然 8 號機(沒破壞)從海中出現,真希波從牠肩膊一躍而下,跳入水一剎那畫面變回了平常看到完成了的動畫畫面,真希波從海中出現時,而穿回在〈破〉中天台初次與真嗣見面時的校服,同時也帶著 DSS 頸圈。

回到最初的樣子
one last wake up

跟著再次出現——是最後一次出現真嗣那經典驚醒的樣子,不同的是他現在已是個穿著西裝的成人(上班族?),獨個兒坐在電車站月台的長椅上,等了一回後方出現了放下長髮,身穿便服的真希波(已沒有頸圈),最後真希波在真嗣頸上除下 DSS 頸圈(解放),再由真嗣帶領對方跑出車站。

承接之前的兩個情況推論,如果是用「重寫世界」方向思考,中間那從「完成品」 > 「原畫」 > 「完成品」那段,可理解為世界重寫時的畫面展現方式,而真嗣與真希波穿著校服,他們回到互相初次見面的時候,對對方的記憶也得以保留,所以最後在車站時也能相見。


另一思考角度,我初次觀看時,其實我會把最後的結局理解為「只有明日香回到現實世界」,因為我是從庵野的電影語言理解。

剛才提到各人在負宇宙「離開」時的情況,現在再一起回憶一下:

碇源堂:走出電車,關上車門。(往後再與唯出場最後一次)

明日香:在插入栓,從 13 號機彈射出外

渚薰:攝影棚關閘

綾波麗:攝影棚關閘

真希波:走出電車站

真嗣:走出電車站

而那些載著律子等人的發送裝置,降落在第 3 村附近藍色湖水中,,而其中一個鏡頭是剛才明日香坐著的插入栓,落在劍介的家旁。

我會把畫面中的第 3 村理解成災後的現實世界。

而以剛才的電影語言,我會把這理解成,只有明日香回去了現實世界。

碇源堂與唯一起離去這點頗明顯;渚薰只有靈魂留在 13 號機,綾波則有類似情況,而靈魂在初號機,兩人最後分別在攝影棚離去,代表他們的角色已完成,可以無憾地離去。值得一提是渚薰與加持那一段應是空白十四年間的回憶,最後兩人在西瓜田中離去,左邊的木牌留有一件白色衫,那應是真嗣在〈破〉時幫加持手時留下來的,可推斷為真實的回憶世界。

小小 touch,留意渚薰左邊的木牌上,有〈破〉中真嗣留下來的白色恤衫

而那段動畫完成品與原畫交錯的片段,可理解為負宇宙內的空間表現,最後在電車站也是在負宇宙內。

我傾向相信第一個解釋,但明日香那插入栓的畫面表現令我很在意,所以也沒有最終答案。

以上,是我留意到、思考到,或是閱讀了其他人的分享的東西再整合的混亂思緒。


感想

我的感想很複雜,但如概括來說,我會形容為:

這為「EVA」系列帶來一個力盡完滿的結局。

但以單一套電影作品而言,我並未感到十分滿意。

「EVA」是一個不斷重複的故事。

主角不停地遭遇同樣的不幸,又不斷地重新站起來的故事。

即使只是一步也要向前走,很有意思的故事。

就算要忍受曖味的孤獨,就算害怕接觸他人也希望在一起,帶出覺悟的故事。

—— 庵野秀明,2006 年

庵野當年宣傳〈序〉時,有兩點是最重要的,其一是當年對他來說並沒有比「EVA」更新更衝擊的作品,所以希望 Rebuild 為動畫界帶來衝擊;其二是希望這次作品可以更直白表達心中所想。的而且確,由〈序〉到〈破〉無論以相同原畫再加工製作,以至再度設計的戰鬥場面與配樂,也令我回味無窮,特別是〈序〉的「屋島作戰」與〈破〉的空降作戰,也是重溫又重溫又重溫⋯⋯https://zbfghk.org/2019/07/07/%e5%ba%b5%e9%87%8e%e7%a7%80%e6%98%8e/embed/#?secret=4bt68aCg4d

新劇場版主題上也明確要表達真嗣的成長,雖然也一貫要觀眾猜猜猜,但畫面呈現上也算是比以往更易明白,真嗣的積極與熱血令人驚訝,令人感到與舊版不同的方向。

但到了〈Q〉與這次〈終〉,好像又回到過去。庵野在訪問也有提及過,製作〈Q〉時方向也有受當年 3.11 大地震而影響,而在日本的電影座談會中,他更提到其中原本打算以「空白的十四年」為主題,也即是當時在〈破〉最後播放的預告影片。他說劇本那些也已經有了(看預告畫面也製作了一定動畫內容),不過因為考慮假若一整套作品主角也不出場,那樣好像太奇怪,所以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最終製作出來的就是現在的〈Q〉。https://www.youtube.com/embed/PesbeUC0hrE?feature=oembed

當年看到〈Q〉時,心裡有著這的確是一個未見過的世界,加上原本的 NERV 分裂成兩幫人,那「自己人打看己人」的情況令我想起舊劇場版 SEELE 入侵 NERV 的暴力血腥片段,令人十分期待。究竟碇司令和冬月副司令發生了甚麼事?究竟加持與渚薰之間的相處是怎樣?加持死亡的詳細片段?但中間發生過甚麼事,其實還有很多空白的部份⋯⋯甚至到〈終〉完結後,對 NERV 與 WILLE 之間的分裂、甚至兩邊人員的內心變化等等,也沒有多作解釋,這點是令我失望的。

舊劇場版,記得初次在〈DEATH〉看到時十分震撼,意想不到的人 vs 人之戰
看完〈終〉後回看〈Q〉的片段,難道這是就加持的飛機嗎?
也是〈Q〉的片段,留意上方 GUF 內深處的十字架,其實那時已有 Golgotha Object 的設計了

雖然在他口中,「EVA」系列已正式完結,但希望將來有一天,這段故事能夠有機會以外傳作品方式登場,不用你親自出手,讓其他新動畫師擔當導演也好,甚至乎是以小說、漫畫或其他媒體創作也可。(在 Collider 訪問有提到他也有此打算~!)

看 NHK 特輯時,庵野多次提到他追求更新的構圖表現,所以可見沒有預先繪畫分鏡之類的東西,第 3 村眾人在屋中傾談、明日香迫真嗣吃東西、劍介帶真嗣上山那幾幕,明顯是使用了 motion capture 和不同的鏡頭試位調度,有很多近鏡臉部特寫,與及角色與物件的前中後景景深對比,但我不覺得有特別出色的效果。特別是明日香迫真嗣吃東西那幕,格數好像太密,突然很「順」加上鏡頭模擬真實掌鏡,不停搖來搖去,老實說我不太舒服,看完這兩段我也和朋友笑說,庵野根本是想告訴大家,他很想拍真人電影吧(笑)。

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1&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3862063957495808&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

至於戰鬥場面,首段巴黎作戰其實是最奪目的,戰艦盾牌陣、8 號機那具破壞性且充滿臨時拼湊感的機械設定,最後正接用巴黎鐵塔的殘骸車埋去,WILLE 這種粗糙感與另一邊 NERV 的機械完成感及複製感,兩邊的對比十分強烈有趣,也充分反映了雙方情況。但最可惜的是,這片段大家在電影上映前也早已看過了⋯⋯而在中後段的空降作戰與戰艦戰,那衝擊性也並非太強(雖然兩部 Robot 魂就買定)。我很喜歡山下育人團隊這次的機械設定,但可惜發揮不夠時間,特別是 2 號機那些新武器,看到他 twitter 的設定圖,設計十分精密但出場時間不多。如要選擇的話,個人傾向是觀看 EVA 與使徒硬碰硬的死戰。

很喜歡這種用舊物件配上新裝備的機設,符合世界觀設定

另外,看預告時重頭戲之一(我以為)初號機 vs 13 號機,怎知不是在真實空間對戰,還因為真嗣看到第 3 村(負宇宙)將要被破壞,腦中想起了從前因為出擊時害了鈴木和他的妹妹,之後就立刻收手,出現:「爸,還是不打了,我們來談談吧。」看到這裡我心裡真的出現「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可能我真的很看重 EVA 的戰鬥場面,這個位置真的很失望⋯⋯

這段還故意放了在預告引誘我買 robot 魂

總的來說,最後我沒有覺得庵野有創作了所謂「更新」的東西,而是主要令角色的結局更圓滿,人類補完計劃的發展也與舊劇場版有一定相似之處,那巨大綾波出來時,我心想形式不轉一轉嗎(笑)。

新劇場版
舊劇場版

其實我認為這次〈終〉電影應與 NHK 製作特輯和 Khara 2 號機(カラー 2号機)的 twitter post 一起食用。不,根本已假定你會一起看的。在製作特輯中由 2014 年開始跟隨著庵野秀明與 khara 一眾工作人員,由他們由劇本開始構思,分鏡稿也未有就要圍在一起,因為這次庵野希望創作「更新」的東西,而已有一個前設是如果只由他主導創作的話,那可能還是之前的 EVA,所以這次希望大家能積極參與分鏡或其他設定上基本部份,同時劇本雖由他創作,但會大家一起開會修改。

曾於開會時出現過劇本初稿被鶴卷和哉說那不易明白,於是庵野就說會回去寫得更易看懂。在 motion capture 上不停要求攝影師嘗試更多更多的鏡頭,說如果不是這樣,只是由他來的話就不會有新東西誕生,但之後也是覺得有所不足,要親自嘗試拍攝。最後鶴卷和哉面對著無數的 footage,一臉死灰不知怎樣著手剪輯,還是要庵野親自來編輯整理。

製作特輯的副題 —— 「超痛苦的鶴卷和哉」

感覺上工作人員有點跟不上庵野的腳步,但同時庵野一方面又想大家一起創作,這矛盾令劇本和製作方向一直不斷修改,如樂觀的說是庵野不滿足於現狀。但悲觀的來說,他好像力不從心,或是與工作人員的同步率不高,令作品不是向最理想的方向進發。

在與宇多田光的對談影片中,他更直認,現在的 EVA 並不是他 100% 希望製作出來的完成品,例如要兼顧投資者的要求,因為他們才是出錢的人,有些東西他們希望能放進去,他也不能避免。不過他也明白,這電影本質是商業電影,其中最大要求就是要娛樂大眾,自己希望做的並非最重要,這也是這最終章為何要花這麼長時間才能面世。

當大家也認定 EVA = 庵野秀明,究竟有哪些東西是被迫改了?100% 的庵野劇本會是怎樣?我很想看,我很想知道,但相信這也永遠是個謎⋯⋯

總的來說,我看完後的感覺是,他這次 Rebuild 的確証明了「沒有比 EVA 更新的作品」,因為「新劇場版」並沒有比舊版更新的衝擊。https://www.youtube.com/embed/gOCMSUbsG-8?feature=oembed

而在 khara 2 號機與山下育人的 twitter 則分享了很多機械設定、動畫組製作的細節、庵野監督對動畫師的指示影片、各種 3D 模組甚至真實模型也應有盡有,網絡時代真好啊⋯⋯!我真的很喜歡〈終〉的機械設定。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2&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413784224188964864&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3&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404004246639448064&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4&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406257980589240322&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5&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5766305161052161&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6&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3916635853975555&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7&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1351591534399488&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


最後回到這次庵野想表達的訊息,可能是這麼長久以來最具體的一次(注意是訊息,不是故事)。把話說得很白,有像男女朋友吵架對罵時那種感覺,其中有數段對話是十分深刻:

其一是黑綾波化成 LCL 前,在真嗣面前說了很多話,包括在第 3 村生活的感受,與人共處為她帶來溫暖,最重要是她是保持著微笑的,大家也知道綾波的微笑有多值錢吧。

「我現在知道甚麼是『喜歡』了,我很高興。」

在消失前,她把 walkman 交到真嗣手中,慢慢向後退,微微笑著:

「我希望幫忙收割稻米。」

「我希望多多抱著燕(鈴原的女兒)。」

雖然戰鬥服是寫著 09 編號,但消失前慢慢由下至上變成白色,彷彿庵野希望大家將她視為原本的綾波一樣。

「我想和我喜歡的男生永遠在一起。」


其二是明日香與真希波出發前,特意走到真嗣的房間中,除了真希波有出色的服務外,明日香的問題也令我意想不到:

「也到最後了,讓我來問問你吧。你知道我那時為甚麼要揍你嗎?」

真嗣低頭沉默了一會:

「⋯⋯因為你那時被困在 3 號機內,我猶豫不決,當時我沒有選擇幫助你或是直接把你殺死。

因為我不想承擔這個責任。」

媽的這真是個超絕大成長。

TV 版真嗣一直以來也是說被你們這些大人迫他駕駛,不知為了甚麼,也不知有沒有用,當美里稱讚他,甚至得到爸爸的讚賞時,可能才會感到一點點高興。

「真嗣,你做得好好。」

不過在新劇場版中,他在〈序〉嘗試挺身而出,於〈破〉主動拯救綾波,到了〈Q〉再次被打沉,最後於〈終〉成功站起來,改變世界拯救大家(起、承、轉、合)。庵野通過碇真嗣的心理變化,直接地說明了這次新劇場版當中最重要的東西。

所謂成長,就是有承擔責任這顆心。

而明日香在這裡不是直接責罵他,而是向他提出問題,要他思考答案。真嗣一直也是聽美里的責備、聽碇司令的命令、聽鈴原的指責之後不作回應,或是直說他只是被迫的,根本不是他想這樣做。

但其實做任何事情也可選擇。

做或不做,是你自己最終的決定。

看到這裡真的有點感動,心中呐喊「這不愧是我的明日香」。


最後是尾段真嗣說要再次駕駛初號機,當然得到其他船員的反對,並對他開槍以阻止。美里在千鈞一髮擋在真嗣身前,子彈擊中了她右邊腰間(在舊劇場版,她同樣是右腰中槍,果真輪迴)。

舊劇場版

真嗣大為緊張,而美里慢慢對他說:

「若不是你在十四年前駕駛了 EVA,我們早已被消滅了,所以我很感謝你。就算發生了近第三次衝擊,我也會為你的行為負上全部責任。

因為我,葛城美里仍擁有碇真嗣的監護權!我會為你接下來所有的行動負全責!」

聽到這句說話,腦海中想起了很多 TV 版的舊畫面,葛城當初是主動申請真嗣到她的住所和她一起生活,也成為了他的監護人,起初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易於監視 EVA 駕駛員,但劇情一直發展,看到她與真嗣一起生活,真嗣與同學之間的關係等等她也很緊張,後來發生鈴原的悲劇,甚至到了最後的「成人之吻」,美里也從來沒有放棄他。在新劇場版中〈序〉和〈破〉美里引導真嗣走得更前(更熱血?),但在〈Q〉中卻變成冷漠無比的上司,眼神看似對這個新來的不屑一顧,雖然當中應發生了很多很多事(又是這該死的空白十四年),但到了最後這一刻美里說了這句話,證明她從來也沒有忘記過以往與真嗣的重要關係。

就像家人一樣。

這時可能因為那一直蓋著部份眼睛的軍帽,終於掉了下來,眼神描繪立刻變回以前的美里,溫柔而堅定。

「美里小姐,我出發了。」

「路上小心。」

這回到了 TV 版他們在家時的感覺,在第二話時真嗣第一次進門時,美里提醒過真嗣,這往後就是他的家了。

「我⋯⋯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這些對我心愛的角色們也是一個很好的成長經歷與回憶。

是我與他們一起的經歷。


如我之前提到,這次庵野最後呈現的最終章,強烈的讓我感到他要把這個故事,不,這作品告一段落。與你和我一樣,他也是戴著 DSS Choker,被這「EVA 咀咒」緊搏了多年(巧合地,〈序〉於 2007 年上映,〈終〉最後是於 2021 年上映,橫跨了十四年),希望大家也可一起放下。

坦白說,當年我知道有 Rebuild 時也很懷疑,是再出來騙錢?還是真的會有新的故事或意念傳遞?在觀看〈序〉時因為早有心理準備,內裡有不少舊原畫再翻新,出來的感覺比想像中好,甚至是新的「屋島作戰」竟能給予「進一步提升」的視聽感受。之後帶著不少期待看〈破〉,最愛的明日香要登場了,果然庵野一次又一次的把她的身心也虐待到底。由名子、對加持和真嗣態度等等也有所不同,但怎知會由她取代了鈴原,成為了實驗的壯烈犧牲者,幸好最後這次還算有個不錯的結尾呢⋯⋯(感恩)

其實〈序〉至〈破〉除了結尾部份外,也可以是一個不錯的完結位置,怎知〈Q〉好像突然出現的暗黑大陸一樣,帶給大家更多未知的事物,當以為上述某些謎題會在〈終〉得以解決,但最後也是因為「空白的十四年」而缺失了一大片拼圖。

或者,這種永遠追求不到的完全感,就是 EVA 的最重要的元素吧(庵野的爸爸)。

不過,庵野在〈終〉已最後段極力為 fans 解決各種對角色的問題,最突破的當然是碇源堂。如他所說這次是前所未有解說得最長篇幅的,除了能一探他那脆弱得如玻璃碎的心,最意外的原來他很喜歡彈鋼琴~!?

怪不知在 NERV 舊總部被破壞至這個程度,中間也有一架超離奇極新淨的 YAMAHA 鋼琴!還有,因為有碇源堂的彈琴片段,大家也發現那腳部動作是和渚薰一樣,在〈Q〉中他一出場也和真嗣來個深情演奏,加上再之前曾對碇源堂說過「初次見面啊父親大人」的說話,令他們的關係又多了令人猜疑的空間⋯⋯(但本能上我不想把我薰和碇叔有任何關係,所以我不會再深究)

但喜歡彈琴的話下次可以早一點說出來⋯⋯不用大家一起變橙汁的⋯⋯

TV 版,相似的動作與構圖

除了碇司令之外,對其他主要角色最後的處理大致上也十分好(除了真希波)加持與美里也敵不過命運,再一次戰死了⋯⋯以〈終〉整套電影來說,個人最喜歡是第 3 村的部份,除了是全新的場景外,當中村內的規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等等,也令我確實感到「這次庵野有新東西了」。就如 3.11 一樣,發生了巨大災變後,人們需求的與關係可能會變得更簡單直接,以物易物,甚至用勞力或自己擅長的東西作等價交換,所以可以像綾波那樣,大家也不知她是誰,但努力工作就有飯吃。

當中很喜歡第 3 村內使用了原有電車箱作不同建築物用途

而到最後,雖然她不是以前的綾波,但借用了她的身體,對真嗣與觀眾微笑著說出口底的說話,這絕對是很大很大的 fans service。

明日香與真嗣之間也意想不到的浪漫,雖然是過去式但處理得十分好。加上如以上推測之一,明日香回到了現實的話,這次她終於可以有一個 good end 了~

真嗣因看到明日香的 DSS 會作嘔吐,所以之後她會靜靜用圍巾蓋著頸部,口硬心軟超溫柔,不像從前的明日香

剛才提到真希波,在新劇場版對她的身細解釋不多,這次沒有馬爾都機關,不用回校上課就直接走了進來。有部份網友更猜她會否也是複製人?會否也是使徒?雖有一些或許有關聯的東西,例如她的英文名字與其他兩人的共通之處(Ayanami / Shikinami / Makinami),而明日香的名字更改也更令人好奇,但其實也是沒有確實答案⋯⋯該死的空白十四年。我個人最介意是她和明日香的關係為何如此好?不但經常黏著她,也以公主稱呼她(有說是動畫工作室內把某些現實花名加進去)。

另外不知大家知不知道,貞本義行版的漫畫第 14 期內,最後有一章外加的 EXTRA STAGE〈夏日韶光〉內,故事內是 1998 年的京都大學,而真希波就是與碇唯與六分儀源堂在研究所一起工作(所以最後被冬月稱為叛徒?),真希波那時 16 歲(跳級兩年),所以以正常曆法計算,她在 1982 年出生,最後她遇上真嗣時是 2015 年 + 14 年 = 2029 年,那時她是 47 歲。

另外在該篇漫畫中有另一個重要的訊息,那就是真希波對碇唯有愛慕之情,與及對六分儀源堂的妒忌,或許這也解釋到最後她和真嗣之間微妙的感情?

此外漫畫正篇結尾也有提及過轉生輪迴的主題,那時庵野和貞本應也溝通好了⋯⋯

EVA 其中一樣最具代表性的事物 —— A.T. Field(Absolute Terror Field/絕對領域/心之壁),它既代表物理上的阻隔,也象徵了人與人之間不能言喻的舒適社交範圍。所謂「中和」絕對領域,可視為兩者之間的隔膜漸漸消失;而強行撕破或侵蝕,可視為強行闖入對方最深處最私密的空間,可以是突破了兩者物理上的距離,也可以是窺視別人內心世界。

所以如每人的「心之壁」消失後,連人基本的形態也維持不到,那就會化成 L.C.L. 之海。

如何可以平衡兩者?可不可以保持大家舒適社交距離之餘,又向別人展現友好、願意溝通的態度?

不如大家走出虛擬世界,放下自己過強的自我,與其他人面對面親身接觸,真實面對大家,認識彼此。

所以〈終〉裡有很多手拖手或握手的特寫鏡頭。

握手 > 接觸 > 突破 A.T. Field。

我想,這是庵野希望傳遞的訊息。

走吧!

庵野秀明先生,

謝謝你在這二十五年帶給我的歡樂激情與悲痛,雖然大部份也是由錢包發出的哀號,但我絕對是心懷感激之情對你說句:

辛苦你了。

希望你能夠放下「EVA」這個重擔,並祝願於創作的道路上,找到認為有趣的事物,再一次呈現給觀眾,帶給我們無比的衝擊。

再見了,庵野秀明的福音戰士。

久等了。

庵野秀明總監督,《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終於在西曆 2021 年 8 月 13 日於 Amazon Prime Video 全球串流播放。至今我也看了兩次,之後再翻看片段觀看細節(這次串流播放最大優點!)。如之前所說,比起「看懂 EVA」,個人更偏向著重「看懂 EVA 和庵野秀明想說甚麼」,所以這裡不會出現甚麼「深度分析」、「十件 EVA 你所不知道的事」之類的東西,而是集中分享個人留意到、在意的有趣事物,與及觀看後的點點感想。


輪迴

早在 2014 年,庵野秀明主理的「見本市動畫計劃」(日本アニメ(ーター)見本市)第 7 話《Until You come to me.》,動畫內主要是緊接新劇場版〈Q〉,引發近第三次衝擊後的世界,現在看就像是終章前段的預告影片。而其中一格的電車路軌,其中條是主要路線,而另外有分開兩條車路,一共三條路線。

《Until You come to me.》短片

往後〈終〉開始宣傳並確認了主標題「Thrice Upon a Time」,製作組也公佈了一張新海報,也是有一條電車路軌並有兩個分支轉車軌,同時形成了三條路線,而真嗣則像站在遠遠的起點。

  • 1995 年,原 TV 版
  • 1997 年,Death & Rebirth > The End of Evangelion
  • 2007 – 2021 年,新劇場版〈序〉>〈破〉>〈Q〉>〈終〉
第 3 村這條旋轉車軌也令我想起那選擇性方向表現,也可能是庵野選擇「天竜二俣駅」這景點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另外,與之前的「YOU CAN (NOT) XXX」標題系列不同,這與 1980 年 James P. Hogan 的《THRICE UPON A TIME》科幻小說同名,庵野之前「EVA」系列或其他作品篇章標題也曾使用其他作品的名稱,而內容也是與它們有一定關係。

“THRICE UPON A TIME”, James P. Hogan, 1980

《THRICE UPON A TIME》(我沒看過原作只靠網上搜尋及 wiki 速食,再加自己理解寫出來,如有正確的物理學說或故事內容請補充)故事內容是關於一位諾貝爾物理學得獎者 Charles,當時學術界普遍主張核衰變時,核子變成三粒 quarks 夸克粒子瞬間,理論上首兩粒同時立刻出現,而第三粒在極短時間差後出現,而 Charles 則主張的與主流不同,是三粒 quarks夸克粒子同時出現,但有兩粒則是穿越時間回到過去,形成了所謂第三粒出現的時間差:

A. 兩粒前一粒後出現

B. 三粒同時出現,但有兩粒回到了過去極短的一瞬間


(唔係鬼上身都唔會講到咁多連自己都唔明嘅野)

這是一個相對的現象,呈現結果可能一樣,但成因不同。Charles 因此繼續研究,最後竟能製作了一部機器,可以發送穿越時間的訊息。有次 Charles 的孫兒 Murdoch 與朋友 Francis 探訪他,正當他們走進他的工作室時,那機器正在打印一張字條,這時 Charles 先把字條收起,再邀請他們在機器上隨意輸入六個字母的訊息,傳送出去後 Charles 才拿出剛才收起的字條,竟與他們剛才輸入的一模一樣!

即是未來的他們傳送了訊息給過去的他們?

之後有一次,那機器打印了一個訊息,告訴實驗者有一個玻璃瓶打破了。的而且確,其中一位真的意外打破了一個玻璃瓶,但在時間的分岐點上那「沒打破的玻璃瓶」還存在嗎?他們得出一個答案是那所謂的分岐點,在出現「打破玻璃瓶」一刻就像錄影帶那樣把那個時空重寫(overwrite)了,時間線最終也其實只有一條。故事往後發生了不同的事情,出現了兩次的改寫與三次不同結果,所以名為「THRICE UPON A TIME」。



Situation A

看了這麼多不相關的事(?),我個人以此推斷,庵野會以此書名為副題,可能是就是說明兩點:

  1. 出現了兩次改寫,三次不同結果
  2. 修正後舊那條分岐線,會被新發生的事物 overwrite,不再存在

就第一點來說,自然聯想到是:

原 TV 版

> 修正 > 

Death & Rebirth > The End of Evangelion 結局(重寫 25/26 話)

> 修正 > 

新劇場版 序 > 破 > Q > 終

> 結局 𝄂

而關於第二點,那還有值得思考的空間,我也未有實在的答案⋯⋯

如以小說《THRICE UPON A TIME》為引子,那傳出去改變舊 EVA 世界的「訊息」,可以就是渚薰本身。

那負責傳送「訊息」的人,是 SEELE?

渚薰,使徒,最後的使者,在〈終〉最後他訴說,要令自己消失,就只有發生令全宇宙消失的 Vacuum Decay。所以他一直也在無限輪迴中,每一次也希望可以令真嗣得到幸福。

「這次一定要讓你得到幸福。」

以此推論,渚薰本身就是記載著時間流逝的事物。他就像是一輛不會停駛的電車,地上的路軌已一早為他預備好了,讓他走到分岐點又轉回去,重新來過後,或又到達另一分岐點,又要再次轉回去。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如他每次回去也會令舊世界的事物「重設」,全世界也只有他仍有舊世界的記憶,盛載著時間流逝的一切過程。  

TV 版
新劇場版

但〈終〉真嗣在負宇宙與渚薰重聚時,他卻說「我們已經見過了」,即是真嗣也有舊世界記憶?更甚是,他也是另一位會輪迴的人?如是這樣那 overwite 的情況也說不通⋯⋯或是基於是他是偉大的碇真嗣所以有特權~?

新劇場版〈序〉開首原畫使用了原 TV 版的原畫線稿再更新,內容大部份是基本是一樣,最主要的變化是機械設定。不過其實初時已有一個細微位置有所不同,就是原本初登場的第三使徒 Sachiel,改成稱為第四使徒,魷魚和水晶就的順位就順延後一個,而之後〈破〉開首才補回全新的第三使徒,帶出真希波登場。

雖然〈序〉中大部份也是和TV 版內容一樣,但有一件事個人認為是分岐點的開始,那就是屋島作戰中,初號機第一擊發砲落空後,己方陣地受到使徒砲擊影響而亂作一團,駕駛艙內真嗣未有回應美里,只能雙手緊抱自己身體,發出受驚過度的呼吸聲⋯⋯碇司令立刻下令要切換綾波作為主砲擊手。這時美里卻挺身阻止,希望他能給予真嗣多一次機會。

〈序〉「屋島作戰」的熱血真嗣!

相信駕駛員,相信自己的兒子。

這時畫面看到真嗣慢慢推動操控杆,並配上了其他人拜托他努力作戰的心音,初號機爬起來再次拿起陽電子炮,預備下一次攻擊。

這是新劇場版裡真嗣與之前 TV 版最明顯的變化,也可能是引領渚薰這次終於可以打破生死輪迴的起點。


Situation B

另一情況,所謂「輪迴」並不是渚薰回到過去,也沒有發生舊世界被洗去的情況,而是發生了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後,全世界及人類重新 reset,經歷了多年全體也在輪迴轉世之中?這就可成立真嗣對渚薰的記憶。不過這想起來更匪而所思⋯⋯整個世界究竟要經歷多少年,真嗣與渚薰才會完成有一次輪迴重遇一次。

初次見面,真嗣君。(浪漫到死)

而關於這點,在影片中暫時是有兩個小地方提供了有一點點提示。

其一,真嗣等人剛到第 3 村,鈴木為他們簡單介紹村莊時,其中一個空鏡拍攝著電車軌和貓貓一起,留意車軌左邊寫有建造年份:

12001 年 1 月

其二,中後段其中有一塊位於 AAA Wunder 內的記錄牌特寫,除了看到被改成「AAA Wunder」和「WILLE」外,本來用芬蘭語寫著的建造日期得到保留:

11805 年 6 月 21 日

我相信是製作組刻意不強調作品內的年份的(但又要提),在第 3 村這麼多人聚集也沒有在牆上寫下年份,最多只有日子和月份,墳墓的木牌也只有名字而沒有年份,劍介的手提攝錄機拍攝畫面也沒有日期,最明顯就是 Wunder 那塊牌了,我也是看到這個提示才再找找有沒有其他的⋯⋯另外在〈序〉中也刪減了學校老師講解第二次衝擊的課堂(TV 版),那可能也是刻意隱藏年份的手段?

相田劍介掃墓,沒有年份
出發前劍介手提攝錄機拍攝主觀鏡頭,有時間沒日子
相片有地點和拍攝者,也沒有日子!

還有另一有趣地方是我一直留意到,〈序〉一開始發表時看到 NERV 的 logo 是很早就更新了的,我因為很喜歡原來的 logo 所以很在意,加上其他 EVA 呀使徒呀之類也有更新,心想應是因為要出新商品所以要有此更新吧⋯⋯之後看到 SEELE 呀之類也有新版本。後來在觀看電影時,看到的確有使用到新 logo,但有趣的是有部份物件是使用了原本舊 logo 的,那時我在想他們是不是忘了更新或做錯了⋯⋯但往後卻不時出現。如果現在是一個順時推進的情況那又有可能說得通,印有舊 logo 的物件,那些可能就是舊世界直接留下來的。

新 logo,多了一個倒轉了的果實,擺位也有所不同
在〈Q〉中也看到舊 logo 在破爛的牆上
TV 版的 SEELE
新劇場版的 SEELE
新劇場版的 SEELE
後來的 NERV 和 WILLE

但這樣問題又來了,就算假設第 3 村那車軌建設年份就是最後的年份(12001 年),那從原本的 2015 年到現在,中間如是經歷兩次輪迴,那即是每次重生要約五千年的時間,果真是人類五千年歷史!另一情況是有更多次輪迴也可以(因為渚薰的棺木數量),那每次之間的時期就短一點。

這樣推論好像是第二個情況較可信(因有實際年份)?但我幻想不到如何可以從衝擊後再次發展到進行中的時間,或是那些舊物件如何保留這麼多年。另外加上時間如是順流,那衝擊次數應也要累積統計?

所以這最後我是不能得出答案的⋯⋯


主視覺海報標題

記得曾和別人爭論過,新劇場版的標題設置問題,中間的「:」究竟是獨立看待,還是與編章名一起,即是例如「:序」、「:破」、「:Q」,這問題本來不太重要的,直至到〈終〉標題出現⋯⋯

首先要知道新劇場版第一至三集是用「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片假名作文字標題,而最後這集的片假名「エヴァンゲリオン」是用回電視版的名稱,不同的就是「エ」和「オ」。

可看到新劇場版的標題字是左右收窄了的
而〈終〉的字數雖然很多,但就變回正常比例。另外「新」字拿走了,「Shin」放在最前面
想起舊劇場版的排法
比較圖,可看到〈序〉、〈破〉、〈Q〉的「:」是左右壓縮了,而〈終〉的沒有壓縮,加上上下高度比例也不同

此外再加上標題最後的音樂符號「:𝄂」,repeat sign,其用處為(wiki):

Enclose a passage that is to be played more than once. If there is no left repeat sign, the right repeat sign sends the performer back to the start of the piece or the nearest double bar.

所以問題就是,那「:」是有沒有跟隨「𝄂」的呢?因為如果只是「𝄂」的話,那在音樂符號就是代表完結。回到剛才的討論,那即是無論「:」有沒有跟隨「𝄂」,兩個解釋方法也通行,想完之後更覺這最終章名稱設計之鬼異用心!

最後在 6 月宇多田光與庵野秀明的對談中,宇多田光談到創作主題曲和片尾曲時,與庵野秀明確認了那個是 repeat sign,我看到時心裡舒了一口氣⋯⋯!https://www.youtube.com/embed/x6pzwiIDuHI?feature=oembed


最後各人的結果

承繼 EVA 一貫優良傳統(?),故事發展與角色去向沒有直白地說明清楚⋯⋯個人覺得這次最後的結尾的感覺,令我想起 Christopher Nolan《Inception》結尾,他們有否走出負宇宙?有否回到現實世界?

有時候真想直接對庵野說一句:「我不想再猜了⋯⋯請問可以當我是個白痴,清清楚楚解釋一次給我聽嗎?」(笑)

在尾段故事,存在於負宇宙的主要人物包括:

  • 碇真嗣
  • 碇源堂
  • 綾波麗
  • 式波.明日香.蘭格雷
  • 真希波.真理.伊拉絲多莉亞斯
  • 渚薰

而在負宇宙空間,個人認為另一要點是要留意各人「走出去」的呈現方式。

第一位是碇源堂

他和兒子真情格鬥與剖白後,重要信物 Walkman 終於停下來,不再重複又重複播放,他身子低垂走出電車,電車門由左至右慢慢關上,電車向左開出。

第二位是明日香

解釋了她部份過去的故事後,她和真嗣彷彿回到《The end of Evangelion》結尾的沙灘上,躺在沙地上的她身穿的也是當時的戰鬥服,而最具體的分別是繪畫的方式有所不同,特別是雙眼和嘴唇,加上爆衣,一來相信主要是為出 figure 及插畫產品,二來也可代表她長大了。

新劇場版〈終〉
舊劇場版,這樣比較新版自然和平了很多,庵野現在戾氣沒那麼重 XDD

真嗣回應了她之前的告白,說自己曾經也喜歡過她。她這時有點不好意思和害羞的別過頭。大家可以回想起,在 TV 版的明日香經常也流露出真性情,自信心十足,經常與真嗣吵架,一被他看見裸體就一腳飛踢過去。而在新劇場版中,先有名字改變,但性格依舊自信潑辣。不過到近第三次衝擊後,她就像變了另一個人,就算被真嗣看到裸體也無動於衷⋯⋯而事實上最後的複製人故事也解答了一點點。

值得一提是,真嗣送別眾人的畫面中,只有明日香中有第三者在場(真希波)

明日香這時突然醒來,樣子與衣著也變回第 3 村時的她,緊接初號機從 13 號機背面拉下手把,插入栓快速彈射飛出。

留意駕駛座後方有 13 號字樣

第三位是渚薰

他在〈Q〉未段與真嗣於 13 號機內已被爆頭(哭),所以在〈終〉內他只於負宇宙內登場(及一個回憶鏡頭)。但其中有一段有趣的是,在 13 號機啟動時,設定上因為要 double entry plug 及駕駛員才可啟動,但那時畫面上呈現出明日香的原型外,那另一人是誰?而其中有一格則有答案,在明日香下方,兩腿之間其實有於空中漂浮雙手插袋的渚薰,推測是因為他於 13 號機內,在真嗣面前被 DSS 爆頭,但靈魂還留在 13 號機內。(但明日後原型為何又會在內?是不是與舊劇場版有關?)

但奇怪的地方又來了,渚薰不是要輪迴的嗎?為何這次死了會有所不同?個人認為是因為他們這次已開始突破了輪迴。

輪迴方面,於〈序〉片尾渚薰現身,棺木有四個木蓋是已打開的,而渚薰正從第五個棺木爬出來。

但這是庵野為大家故意製造的掩眼法。

畫面剪輯上這是「第五個」打開的棺材,但在〈終〉末段才開估,其實渚薰右手邊已有無數個棺材已被打開,而另一邊則是全未打開的,以此觀察,他已經輪迴重複了很多很多次。

最後與加持傾談時悟出,本來以為自己是因為希望令真嗣得到幸福所以才會這樣做,但事實上是他為了令自己開心而令真嗣開心。這令我想起不久前播放 NHK 庵野秀明的特輯,還有早前與宇多田光的對談,口中經常也說他製作 EVA 等作品是為了令觀眾看得高興,希望他們從中得到想要的東西,所以無論在故事與畫面製作等等也會以他們的出發點思考,自己想做的可能放至第三或第四位。想到這裡再代入薰的角色,最後他其實會不會是借薰說出,其實觀眾看得開心,他也會感到幸福。

最後他與加持開心傾談退休後的日常時,慢慢從鏡頭方向走遠,這時真嗣站在鏡頭前,攝影棚的鐵閘突然從上而下關上。

第四位是綾波麗

藍色長髮的她,身穿 00 編號的白色傳統戰鬥服,手中卻抱住寫有鈴原女兒名子的布偶。鏡頭拉遠後看到攝影棚全貌,四邊牆上有 TV 版和新劇場版的初號機與零號機各型號,還有 AAA Wunder 和各種「電影道具」不同比例的模型。這原是參照庵野他們為了得到更有趣的取鏡角度時,特意邀請了數位演員做 motion capture 的攝影棚,連攝影機上的 PS4 手制也忠實呈現~之後真嗣與麗兩人站在投影機前,牆上快速播放著由 TV 版、EOE 各話的標題字與畫面,之後就到新劇場版四集的標題字。

真實的攝影棚
100% 忠實還原
初號機與零號機的「戲服」,有 TV 版的也有新劇場版的

我會理解她是代表由 TV 版到新劇場版,一直以來飾演各個「綾波麗」—— 這個角色的「演員」。綾波本身是複製出來,故事中雖樣子一樣(除了小時候的她),但其實已經歷了很多次替換(如加上了剛才的輪迴就更多),二來是穿著 00 編號白色戰鬥服的綾波,不太可能會抱著鈴原的女兒?所以我會將她理解為一個「演員」。真嗣在牆邊對她說:「我會重寫這個世界,一個沒有 EVA 的世界。」

那我就在想,如果沒有了 EVA,以上角色有誰是首先不會存在?我會想到的就是綾波與渚薰兩人,因為他們本身會出現,就如有「上帝」帶著一定目的製造他們出來。

「存在先於本質」—— 沙特

當他們本來被創造出來的目的已經消失了,走出攝影棚,正正就像是他們已完成了他們所有的拍攝工作,可以收工了。

自由了。

脫離 EVA 的詛咒與命運(庵野)的枷鎖,尋找下一個屬於你們的棲身之所,尋找屬於你自己的生存意義。

關閘。

最後是真嗣真希波

真嗣成功消除了所有的 EVA,在一個藍色海水、四處無人的海灘上,穿著了校服的他獨自坐在沙灘,頸上仍有 DSS 頸圈。之後畫面漸漸變化,先是沙灘變了原畫稿,之後天空、甚至真嗣也變成了原畫稿,最後變成了單格靜止不動,旁邊也有工作人員寫下的設定文字。

突然 8 號機(沒破壞)從海中出現,真希波從牠肩膊一躍而下,跳入水一剎那畫面變回了平常看到完成了的動畫畫面,真希波從海中出現時,而穿回在〈破〉中天台初次與真嗣見面時的校服,同時也帶著 DSS 頸圈。

回到最初的樣子
one last wake up

跟著再次出現——是最後一次出現真嗣那經典驚醒的樣子,不同的是他現在已是個穿著西裝的成人(上班族?),獨個兒坐在電車站月台的長椅上,等了一回後方出現了放下長髮,身穿便服的真希波(已沒有頸圈),最後真希波在真嗣頸上除下 DSS 頸圈(解放),再由真嗣帶領對方跑出車站。

承接之前的兩個情況推論,如果是用「重寫世界」方向思考,中間那從「完成品」 > 「原畫」 > 「完成品」那段,可理解為世界重寫時的畫面展現方式,而真嗣與真希波穿著校服,他們回到互相初次見面的時候,對對方的記憶也得以保留,所以最後在車站時也能相見。


另一思考角度,我初次觀看時,其實我會把最後的結局理解為「只有明日香回到現實世界」,因為我是從庵野的電影語言理解。

剛才提到各人在負宇宙「離開」時的情況,現在再一起回憶一下:

碇源堂:走出電車,關上車門。(往後再與唯出場最後一次)

明日香:在插入栓,從 13 號機彈射出外

渚薰:攝影棚關閘

綾波麗:攝影棚關閘

真希波:走出電車站

真嗣:走出電車站

而那些載著律子等人的發送裝置,降落在第 3 村附近藍色湖水中,,而其中一個鏡頭是剛才明日香坐著的插入栓,落在劍介的家旁。

我會把畫面中的第 3 村理解成災後的現實世界。

而以剛才的電影語言,我會把這理解成,只有明日香回去了現實世界。

碇源堂與唯一起離去這點頗明顯;渚薰只有靈魂留在 13 號機,綾波則有類似情況,而靈魂在初號機,兩人最後分別在攝影棚離去,代表他們的角色已完成,可以無憾地離去。值得一提是渚薰與加持那一段應是空白十四年間的回憶,最後兩人在西瓜田中離去,左邊的木牌留有一件白色衫,那應是真嗣在〈破〉時幫加持手時留下來的,可推斷為真實的回憶世界。

小小 touch,留意渚薰左邊的木牌上,有〈破〉中真嗣留下來的白色恤衫

而那段動畫完成品與原畫交錯的片段,可理解為負宇宙內的空間表現,最後在電車站也是在負宇宙內。

我傾向相信第一個解釋,但明日香那插入栓的畫面表現令我很在意,所以也沒有最終答案。

以上,是我留意到、思考到,或是閱讀了其他人的分享的東西再整合的混亂思緒。


感想

我的感想很複雜,但如概括來說,我會形容為:

這為「EVA」系列帶來一個力盡完滿的結局。

但以單一套電影作品而言,我並未感到十分滿意。

「EVA」是一個不斷重複的故事。

主角不停地遭遇同樣的不幸,又不斷地重新站起來的故事。

即使只是一步也要向前走,很有意思的故事。

就算要忍受曖味的孤獨,就算害怕接觸他人也希望在一起,帶出覺悟的故事。

—— 庵野秀明,2006 年

庵野當年宣傳〈序〉時,有兩點是最重要的,其一是當年對他來說並沒有比「EVA」更新更衝擊的作品,所以希望 Rebuild 為動畫界帶來衝擊;其二是希望這次作品可以更直白表達心中所想。的而且確,由〈序〉到〈破〉無論以相同原畫再加工製作,以至再度設計的戰鬥場面與配樂,也令我回味無窮,特別是〈序〉的「屋島作戰」與〈破〉的空降作戰,也是重溫又重溫又重溫⋯⋯https://zbfghk.org/2019/07/07/%e5%ba%b5%e9%87%8e%e7%a7%80%e6%98%8e/embed/#?secret=4bt68aCg4d

新劇場版主題上也明確要表達真嗣的成長,雖然也一貫要觀眾猜猜猜,但畫面呈現上也算是比以往更易明白,真嗣的積極與熱血令人驚訝,令人感到與舊版不同的方向。

但到了〈Q〉與這次〈終〉,好像又回到過去。庵野在訪問也有提及過,製作〈Q〉時方向也有受當年 3.11 大地震而影響,而在日本的電影座談會中,他更提到其中原本打算以「空白的十四年」為主題,也即是當時在〈破〉最後播放的預告影片。他說劇本那些也已經有了(看預告畫面也製作了一定動畫內容),不過因為考慮假若一整套作品主角也不出場,那樣好像太奇怪,所以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最終製作出來的就是現在的〈Q〉。https://www.youtube.com/embed/PesbeUC0hrE?feature=oembed

當年看到〈Q〉時,心裡有著這的確是一個未見過的世界,加上原本的 NERV 分裂成兩幫人,那「自己人打看己人」的情況令我想起舊劇場版 SEELE 入侵 NERV 的暴力血腥片段,令人十分期待。究竟碇司令和冬月副司令發生了甚麼事?究竟加持與渚薰之間的相處是怎樣?加持死亡的詳細片段?但中間發生過甚麼事,其實還有很多空白的部份⋯⋯甚至到〈終〉完結後,對 NERV 與 WILLE 之間的分裂、甚至兩邊人員的內心變化等等,也沒有多作解釋,這點是令我失望的。

舊劇場版,記得初次在〈DEATH〉看到時十分震撼,意想不到的人 vs 人之戰
看完〈終〉後回看〈Q〉的片段,難道這是就加持的飛機嗎?
也是〈Q〉的片段,留意上方 GUF 內深處的十字架,其實那時已有 Golgotha Object 的設計了

雖然在他口中,「EVA」系列已正式完結,但希望將來有一天,這段故事能夠有機會以外傳作品方式登場,不用你親自出手,讓其他新動畫師擔當導演也好,甚至乎是以小說、漫畫或其他媒體創作也可。(在 Collider 訪問有提到他也有此打算~!)

看 NHK 特輯時,庵野多次提到他追求更新的構圖表現,所以可見沒有預先繪畫分鏡之類的東西,第 3 村眾人在屋中傾談、明日香迫真嗣吃東西、劍介帶真嗣上山那幾幕,明顯是使用了 motion capture 和不同的鏡頭試位調度,有很多近鏡臉部特寫,與及角色與物件的前中後景景深對比,但我不覺得有特別出色的效果。特別是明日香迫真嗣吃東西那幕,格數好像太密,突然很「順」加上鏡頭模擬真實掌鏡,不停搖來搖去,老實說我不太舒服,看完這兩段我也和朋友笑說,庵野根本是想告訴大家,他很想拍真人電影吧(笑)。

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1&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3862063957495808&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

至於戰鬥場面,首段巴黎作戰其實是最奪目的,戰艦盾牌陣、8 號機那具破壞性且充滿臨時拼湊感的機械設定,最後正接用巴黎鐵塔的殘骸車埋去,WILLE 這種粗糙感與另一邊 NERV 的機械完成感及複製感,兩邊的對比十分強烈有趣,也充分反映了雙方情況。但最可惜的是,這片段大家在電影上映前也早已看過了⋯⋯而在中後段的空降作戰與戰艦戰,那衝擊性也並非太強(雖然兩部 Robot 魂就買定)。我很喜歡山下育人團隊這次的機械設定,但可惜發揮不夠時間,特別是 2 號機那些新武器,看到他 twitter 的設定圖,設計十分精密但出場時間不多。如要選擇的話,個人傾向是觀看 EVA 與使徒硬碰硬的死戰。

很喜歡這種用舊物件配上新裝備的機設,符合世界觀設定

另外,看預告時重頭戲之一(我以為)初號機 vs 13 號機,怎知不是在真實空間對戰,還因為真嗣看到第 3 村(負宇宙)將要被破壞,腦中想起了從前因為出擊時害了鈴木和他的妹妹,之後就立刻收手,出現:「爸,還是不打了,我們來談談吧。」看到這裡我心裡真的出現「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可能我真的很看重 EVA 的戰鬥場面,這個位置真的很失望⋯⋯

這段還故意放了在預告引誘我買 robot 魂

總的來說,最後我沒有覺得庵野有創作了所謂「更新」的東西,而是主要令角色的結局更圓滿,人類補完計劃的發展也與舊劇場版有一定相似之處,那巨大綾波出來時,我心想形式不轉一轉嗎(笑)。

新劇場版
舊劇場版

其實我認為這次〈終〉電影應與 NHK 製作特輯和 Khara 2 號機(カラー 2号機)的 twitter post 一起食用。不,根本已假定你會一起看的。在製作特輯中由 2014 年開始跟隨著庵野秀明與 khara 一眾工作人員,由他們由劇本開始構思,分鏡稿也未有就要圍在一起,因為這次庵野希望創作「更新」的東西,而已有一個前設是如果只由他主導創作的話,那可能還是之前的 EVA,所以這次希望大家能積極參與分鏡或其他設定上基本部份,同時劇本雖由他創作,但會大家一起開會修改。

曾於開會時出現過劇本初稿被鶴卷和哉說那不易明白,於是庵野就說會回去寫得更易看懂。在 motion capture 上不停要求攝影師嘗試更多更多的鏡頭,說如果不是這樣,只是由他來的話就不會有新東西誕生,但之後也是覺得有所不足,要親自嘗試拍攝。最後鶴卷和哉面對著無數的 footage,一臉死灰不知怎樣著手剪輯,還是要庵野親自來編輯整理。

製作特輯的副題 —— 「超痛苦的鶴卷和哉」

感覺上工作人員有點跟不上庵野的腳步,但同時庵野一方面又想大家一起創作,這矛盾令劇本和製作方向一直不斷修改,如樂觀的說是庵野不滿足於現狀。但悲觀的來說,他好像力不從心,或是與工作人員的同步率不高,令作品不是向最理想的方向進發。

在與宇多田光的對談影片中,他更直認,現在的 EVA 並不是他 100% 希望製作出來的完成品,例如要兼顧投資者的要求,因為他們才是出錢的人,有些東西他們希望能放進去,他也不能避免。不過他也明白,這電影本質是商業電影,其中最大要求就是要娛樂大眾,自己希望做的並非最重要,這也是這最終章為何要花這麼長時間才能面世。

當大家也認定 EVA = 庵野秀明,究竟有哪些東西是被迫改了?100% 的庵野劇本會是怎樣?我很想看,我很想知道,但相信這也永遠是個謎⋯⋯

總的來說,我看完後的感覺是,他這次 Rebuild 的確証明了「沒有比 EVA 更新的作品」,因為「新劇場版」並沒有比舊版更新的衝擊。https://www.youtube.com/embed/gOCMSUbsG-8?feature=oembed

而在 khara 2 號機與山下育人的 twitter 則分享了很多機械設定、動畫組製作的細節、庵野監督對動畫師的指示影片、各種 3D 模組甚至真實模型也應有盡有,網絡時代真好啊⋯⋯!我真的很喜歡〈終〉的機械設定。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2&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413784224188964864&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3&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404004246639448064&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4&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406257980589240322&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5&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5766305161052161&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6&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3916635853975555&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https://platform.twitter.com/embed/Tweet.html?dnt=false&embedId=twitter-widget-7&features=eyJ0ZndfZXhwZXJpbWVudHNfY29va2llX2V4cGlyYXRpb24iOnsiYnVja2V0IjoxMjA5NjAw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2hvcml6b25fdHdlZXRfZW1iZWRfOTU1NSI6eyJidWNrZXQiOiJodGUiLCJ2ZXJzaW9uIjpudWxsfSwidGZ3X3NwYWNlX2NhcmQiOnsiYnVja2V0Ijoib2ZmIiwidmVyc2lvbiI6bnVsbH19&frame=false&hideCard=false&hideThread=false&id=1391351591534399488&lang=en&origin=https%3A%2F%2Fzbfghk.org%2F2021%2F09%2F03%2Fbyebye_evangelion%2F&partner=tfwp&sessionId=dba0b4921fb2b8b8339d0d0fa46c58b66603e023&siteScreenName=zbfghk&theme=light&widgetsVersion=1890d59c%3A1627936082797&width=550px


最後回到這次庵野想表達的訊息,可能是這麼長久以來最具體的一次(注意是訊息,不是故事)。把話說得很白,有像男女朋友吵架對罵時那種感覺,其中有數段對話是十分深刻:

其一是黑綾波化成 LCL 前,在真嗣面前說了很多話,包括在第 3 村生活的感受,與人共處為她帶來溫暖,最重要是她是保持著微笑的,大家也知道綾波的微笑有多值錢吧。

「我現在知道甚麼是『喜歡』了,我很高興。」

在消失前,她把 walkman 交到真嗣手中,慢慢向後退,微微笑著:

「我希望幫忙收割稻米。」

「我希望多多抱著燕(鈴原的女兒)。」

雖然戰鬥服是寫著 09 編號,但消失前慢慢由下至上變成白色,彷彿庵野希望大家將她視為原本的綾波一樣。

「我想和我喜歡的男生永遠在一起。」


其二是明日香與真希波出發前,特意走到真嗣的房間中,除了真希波有出色的服務外,明日香的問題也令我意想不到:

「也到最後了,讓我來問問你吧。你知道我那時為甚麼要揍你嗎?」

真嗣低頭沉默了一會:

「⋯⋯因為你那時被困在 3 號機內,我猶豫不決,當時我沒有選擇幫助你或是直接把你殺死。

因為我不想承擔這個責任。」

媽的這真是個超絕大成長。

TV 版真嗣一直以來也是說被你們這些大人迫他駕駛,不知為了甚麼,也不知有沒有用,當美里稱讚他,甚至得到爸爸的讚賞時,可能才會感到一點點高興。

「真嗣,你做得好好。」

不過在新劇場版中,他在〈序〉嘗試挺身而出,於〈破〉主動拯救綾波,到了〈Q〉再次被打沉,最後於〈終〉成功站起來,改變世界拯救大家(起、承、轉、合)。庵野通過碇真嗣的心理變化,直接地說明了這次新劇場版當中最重要的東西。

所謂成長,就是有承擔責任這顆心。

而明日香在這裡不是直接責罵他,而是向他提出問題,要他思考答案。真嗣一直也是聽美里的責備、聽碇司令的命令、聽鈴原的指責之後不作回應,或是直說他只是被迫的,根本不是他想這樣做。

但其實做任何事情也可選擇。

做或不做,是你自己最終的決定。

看到這裡真的有點感動,心中呐喊「這不愧是我的明日香」。


最後是尾段真嗣說要再次駕駛初號機,當然得到其他船員的反對,並對他開槍以阻止。美里在千鈞一髮擋在真嗣身前,子彈擊中了她右邊腰間(在舊劇場版,她同樣是右腰中槍,果真輪迴)。

舊劇場版

真嗣大為緊張,而美里慢慢對他說:

「若不是你在十四年前駕駛了 EVA,我們早已被消滅了,所以我很感謝你。就算發生了近第三次衝擊,我也會為你的行為負上全部責任。

因為我,葛城美里仍擁有碇真嗣的監護權!我會為你接下來所有的行動負全責!」

聽到這句說話,腦海中想起了很多 TV 版的舊畫面,葛城當初是主動申請真嗣到她的住所和她一起生活,也成為了他的監護人,起初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易於監視 EVA 駕駛員,但劇情一直發展,看到她與真嗣一起生活,真嗣與同學之間的關係等等她也很緊張,後來發生鈴原的悲劇,甚至到了最後的「成人之吻」,美里也從來沒有放棄他。在新劇場版中〈序〉和〈破〉美里引導真嗣走得更前(更熱血?),但在〈Q〉中卻變成冷漠無比的上司,眼神看似對這個新來的不屑一顧,雖然當中應發生了很多很多事(又是這該死的空白十四年),但到了最後這一刻美里說了這句話,證明她從來也沒有忘記過以往與真嗣的重要關係。

就像家人一樣。

這時可能因為那一直蓋著部份眼睛的軍帽,終於掉了下來,眼神描繪立刻變回以前的美里,溫柔而堅定。

「美里小姐,我出發了。」

「路上小心。」

這回到了 TV 版他們在家時的感覺,在第二話時真嗣第一次進門時,美里提醒過真嗣,這往後就是他的家了。

「我⋯⋯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這些對我心愛的角色們也是一個很好的成長經歷與回憶。

是我與他們一起的經歷。


如我之前提到,這次庵野最後呈現的最終章,強烈的讓我感到他要把這個故事,不,這作品告一段落。與你和我一樣,他也是戴著 DSS Choker,被這「EVA 咀咒」緊搏了多年(巧合地,〈序〉於 2007 年上映,〈終〉最後是於 2021 年上映,橫跨了十四年),希望大家也可一起放下。

坦白說,當年我知道有 Rebuild 時也很懷疑,是再出來騙錢?還是真的會有新的故事或意念傳遞?在觀看〈序〉時因為早有心理準備,內裡有不少舊原畫再翻新,出來的感覺比想像中好,甚至是新的「屋島作戰」竟能給予「進一步提升」的視聽感受。之後帶著不少期待看〈破〉,最愛的明日香要登場了,果然庵野一次又一次的把她的身心也虐待到底。由名子、對加持和真嗣態度等等也有所不同,但怎知會由她取代了鈴原,成為了實驗的壯烈犧牲者,幸好最後這次還算有個不錯的結尾呢⋯⋯(感恩)

其實〈序〉至〈破〉除了結尾部份外,也可以是一個不錯的完結位置,怎知〈Q〉好像突然出現的暗黑大陸一樣,帶給大家更多未知的事物,當以為上述某些謎題會在〈終〉得以解決,但最後也是因為「空白的十四年」而缺失了一大片拼圖。

或者,這種永遠追求不到的完全感,就是 EVA 的最重要的元素吧(庵野的爸爸)。

不過,庵野在〈終〉已最後段極力為 fans 解決各種對角色的問題,最突破的當然是碇源堂。如他所說這次是前所未有解說得最長篇幅的,除了能一探他那脆弱得如玻璃碎的心,最意外的原來他很喜歡彈鋼琴~!?

怪不知在 NERV 舊總部被破壞至這個程度,中間也有一架超離奇極新淨的 YAMAHA 鋼琴!還有,因為有碇源堂的彈琴片段,大家也發現那腳部動作是和渚薰一樣,在〈Q〉中他一出場也和真嗣來個深情演奏,加上再之前曾對碇源堂說過「初次見面啊父親大人」的說話,令他們的關係又多了令人猜疑的空間⋯⋯(但本能上我不想把我薰和碇叔有任何關係,所以我不會再深究)

但喜歡彈琴的話下次可以早一點說出來⋯⋯不用大家一起變橙汁的⋯⋯

TV 版,相似的動作與構圖

除了碇司令之外,對其他主要角色最後的處理大致上也十分好(除了真希波)加持與美里也敵不過命運,再一次戰死了⋯⋯以〈終〉整套電影來說,個人最喜歡是第 3 村的部份,除了是全新的場景外,當中村內的規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等等,也令我確實感到「這次庵野有新東西了」。就如 3.11 一樣,發生了巨大災變後,人們需求的與關係可能會變得更簡單直接,以物易物,甚至用勞力或自己擅長的東西作等價交換,所以可以像綾波那樣,大家也不知她是誰,但努力工作就有飯吃。

當中很喜歡第 3 村內使用了原有電車箱作不同建築物用途

而到最後,雖然她不是以前的綾波,但借用了她的身體,對真嗣與觀眾微笑著說出口底的說話,這絕對是很大很大的 fans service。

明日香與真嗣之間也意想不到的浪漫,雖然是過去式但處理得十分好。加上如以上推測之一,明日香回到了現實的話,這次她終於可以有一個 good end 了~

真嗣因看到明日香的 DSS 會作嘔吐,所以之後她會靜靜用圍巾蓋著頸部,口硬心軟超溫柔,不像從前的明日香

剛才提到真希波,在新劇場版對她的身細解釋不多,這次沒有馬爾都機關,不用回校上課就直接走了進來。有部份網友更猜她會否也是複製人?會否也是使徒?雖有一些或許有關聯的東西,例如她的英文名字與其他兩人的共通之處(Ayanami / Shikinami / Makinami),而明日香的名字更改也更令人好奇,但其實也是沒有確實答案⋯⋯該死的空白十四年。我個人最介意是她和明日香的關係為何如此好?不但經常黏著她,也以公主稱呼她(有說是動畫工作室內把某些現實花名加進去)。

另外不知大家知不知道,貞本義行版的漫畫第 14 期內,最後有一章外加的 EXTRA STAGE〈夏日韶光〉內,故事內是 1998 年的京都大學,而真希波就是與碇唯與六分儀源堂在研究所一起工作(所以最後被冬月稱為叛徒?),真希波那時 16 歲(跳級兩年),所以以正常曆法計算,她在 1982 年出生,最後她遇上真嗣時是 2015 年 + 14 年 = 2029 年,那時她是 47 歲。

另外在該篇漫畫中有另一個重要的訊息,那就是真希波對碇唯有愛慕之情,與及對六分儀源堂的妒忌,或許這也解釋到最後她和真嗣之間微妙的感情?

此外漫畫正篇結尾也有提及過轉生輪迴的主題,那時庵野和貞本應也溝通好了⋯⋯

EVA 其中一樣最具代表性的事物 —— A.T. Field(Absolute Terror Field/絕對領域/心之壁),它既代表物理上的阻隔,也象徵了人與人之間不能言喻的舒適社交範圍。所謂「中和」絕對領域,可視為兩者之間的隔膜漸漸消失;而強行撕破或侵蝕,可視為強行闖入對方最深處最私密的空間,可以是突破了兩者物理上的距離,也可以是窺視別人內心世界。

所以如每人的「心之壁」消失後,連人基本的形態也維持不到,那就會化成 L.C.L. 之海。

如何可以平衡兩者?可不可以保持大家舒適社交距離之餘,又向別人展現友好、願意溝通的態度?

不如大家走出虛擬世界,放下自己過強的自我,與其他人面對面親身接觸,真實面對大家,認識彼此。

所以〈終〉裡有很多手拖手或握手的特寫鏡頭。

握手 > 接觸 > 突破 A.T. Field。

我想,這是庵野希望傳遞的訊息。

走吧!

庵野秀明先生,

謝謝你在這二十五年帶給我的歡樂激情與悲痛,雖然大部份也是由錢包發出的哀號,但我絕對是心懷感激之情對你說句:

辛苦你了。

希望你能夠放下「EVA」這個重擔,並祝願於創作的道路上,找到認為有趣的事物,再一次呈現給觀眾,帶給我們無比的衝擊。

再見了,庵野秀明的福音戰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